绎识睦葉

◤无所事事◢

这是个灿烈。还有一个想了不知道多久的而且可能是烂炸了的天族恶魔混血设定……可能还想写点啥了(ni
花了好像很大时间在背景上……其实本来的构思没有这么红红绿绿的,是很清纯的蓝??结果想到烈烈应援色就把画糊成了圣诞贺图一样的色调(……)这大概就是我的马克笔复健。
灿烈 就是 一位天使。是这样的。

边阿爸生日快乐!!!!!!!!!贤哥26周岁了 还是一样可爱一样是个小妖精(bu
其实还画了一张火山来着……马上拍!!x
大概是马克笔复健吧我很久没画画了(。)

无题。

很羡慕你们和他有很多故事的人。
很羡慕你们可以为他做很多事的人。
很羡慕你们喜欢了他很久的人。
很羡慕你们……因为我什么也不是。

说实话
很多时候都不知道
自己是怎么那么不要脸
那么喜欢妄想的。
但是真的很羡慕你们。

为什么自己不能出生早一点?
为什么自己不能早点改变自己对于韩圈的思想。
……啊,真的很羡慕你们。
很羡慕可以和别人说自己喜欢他喜欢了八年,七年,什么什么,从出道喜欢到现在的
买了很多专辑的,去了很多次现场的
熬夜lof上写信的……也十分羡慕能写出那么好的信
能见到他的人
那更是羡慕到死了。

我大概从出生起就没什么喜欢别人的资格。
因为自己也是一个……很不负责任的人吧。
很奇怪的人啊。
明明不是自己喜欢的星座,喜欢的性格吧?
明明不是自己喜欢的声音吧?
明明不是自己喜欢的喜好吧?
但是就因为他所以所有都喜欢上了。
是怎么样喜欢上一个人的?
为什么要喜欢上这个人?
——不喜欢他不遇见他会是什么样的这种事
天天都会有点在想……。

以前喜欢的如果还继续喜欢下去
现在根本不去喜欢这些
生活也会挺好的吧?
但我就是喜欢上了
那就真的很痛苦了。

——比不上别人的地方
真是多大自己都害怕了。
要怎样才能向所有人
大声自豪说我喜欢他
我有资格喜欢他
陪他很久了
最喜欢他了?

我害怕。
我是个喜新厌旧的人吧?
……他那么好,却要被我这种家伙喜欢。
……如果他知道了会觉得恶心吗?
如果是我
会觉得很恶心很烦躁
但他真的是太好了
我太糟糕了。

很喜欢他的声音
他的样子真的很好看
他的性格也很可爱
当然我也很羡慕和异性玩的好的人咯

我沉浸在我自己缥缈的真实感里
我淹没在我自己真实的缥缈感里
就因为很喜欢他所以就很怪
深信自己会有不继续喜欢他的那天
不知道自己是害怕那天到来
还是期待那天到来所以在想方设法
但至少现在我还想喜欢他
就是很喜欢他
因为是他所以我很喜欢他
因为是我所以我也喜欢他
……啊
再听着他的声音下去
就觉得
自己是个罪犯一样。
那他大概是我想偷盗的耀眼的钻石吧
我没有资格拥有这个钻石
……不 这种事太显而易见了
那我就一直着自己的妄想罪犯
就让自己想变成他喜欢的样子
就很喜欢他 很喜欢他
那就是心甘情愿变成罪犯
可到那个时候
又会觉得这个时候的自己恶心和幼稚了
我到底是怎么样的罪犯啊你知道吗
?

那 那一天
就在我遇到他之前都不要再来了吧?
……不,或许还是早点来吧?
不不……啊。
今天先晚安吧。

每次都画很多很多摸鱼……最后几周下来能看的就那么几张。otz((p1是自己的立绘,p2是没有削笔刀马克笔大多没水下的黑历史重绘←

p1是自己在一个有原创角色里的群的人设 p2是夜店牛郎口罩elf[啥啊
两张的人体我都经历了……
其实还画了jyugo的,画不出他的帅气可爱我没拍照Σ

[联戏]都市传说paro

#都市传说paro
#和名朋28番四樱犬士郎联戏
#拖了这么久超抱歉

    [呐Jyugo,你过来看看这个啊?Niko突然对日本都市传说有些兴趣,于是就查到了这个啊!日本人的话应该也是知道啥的吧,跟我们讲讲呗!!]
    日本都市传说?自己好像也没几个知道的。意思意思过去扫了一眼屏幕,是关于[如月车站]的都市传说。
    讲的是一位少女在夜晚乘坐电车,结果电车开向了如月站。她打电话求助,而这是不存在的车站。她全程在网络上发消息,发出她被一个陌生的人带走后,从此没有下文,失踪。网上有的说是进入平行空间的,有的还是讲这位少女七年后回来的……
    ……这种传说,真是无聊啊。[……这个我没听说过……有名的都市传说我听过——无头骑士什么的?我对这种恐怖的东西没什么兴趣啦。]
    [诶……真无聊啊Jyugo,胆子太小了吧~]
    [才不是啊……只是不怎么感兴趣而已。]说着视线转移到门那里,今天打算开个深夜越狱。知道这几个家伙不会跟着自己的,于是打算过一会小一不在了就走。
    [小心进入平行空间啊~]
    [那种东西怎么可能会有……]

    然而一直认为没有的东西却一直都有。平常而普通的一天一直不会连续出现。前一会说不相信这个那个,后一秒,也不得不确信了啊。

    接到这个电话开始。

   
    最后自己还是选择了一个人去越狱。熟练地开锁,开门,离开。夜间散步一样悠闲。看守们今天大概也是一如既往特别劳累呢,没有人注意到自己。于是就这样走哇走哇……漫步逛街般的,就来到了十三监的看守休息室。这里当然是最适合睡觉的地方了是吧。于是在沙发上躺下,盖上毯子倒头就睡。

    ……
    ……
   [叮铃铃——]十三舍休息室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寂静戛然而止,自己也被突然吓醒……一头栽下来。哇——要,要去接么,这可是看守的休息室的电话啊?

   沉寂的休息室只有电话铃声在铃铃铃。

   ……果然还是不要接吧?万一是什么——别的看守打过来的呢?要是小一又知道了我越狱……会怎么样呢……
    [叮铃铃……]
  
    ……[喂,是,是那位啊——?]
    完了,还是接了。
   ……[我是四栋看守主任四樱犬士郎……能帮忙吗]
    完了,真的是看守。
    ……[喂?有人吗?]
    电话那头传来清晰的列车行驶的嘈杂声。但是除了电话里的看守外,似乎再没有他人的声音了。

     [啊……]
     突然[哐当]大概是电车猛然的急刹车的声音,似乎是刻意不让交流顺利进行。
     [……能……]
     良心告诉自己还是帮帮他吧。这个样子。于是压低了声线让自己听起来不像自己的声音。
     [……]对方交代清楚了情况。无人的车厢和极速的电车,不知道下一站是要到哪里去。来找人求助,但是手机也快没电了……

    等下。
    怎么……怎么似曾相识……?
    这个不是和刚刚Uno给自己看过的[如月车站]都市传说很像么……?!!

    喂喂。
    只是,只是巧合吧。南波监狱里,怎么可能会有如月车站这种都不一定存在的东西。就是嘛。

    [……你,你去驾驶室看看……?]提供了个办法给对方。对方的回答则是看过了,门锁着,里面无人。……什么,大半夜的南波电车开什么玩笑啊。[仔细看看……?]本来胆子也不大,于是不熟练的声线略显颤抖。[没有。]传来坚定的回答……

    [我先挂掉——电量不足可就糟糕了,待会出站再打给你,谢谢了。]似乎还没听出来自己是犯人十五号。对方的声音也并不是百分之百的冷静。更别提自己了……大半夜的,一个人在看守室,小九也不在,刚看了恐怖都市传说……自己差点失声叫出来。

    不,没什么好相信的……
    要离开么,还是继续帮助四栋看守……

    [叮铃铃——]哇啊!!犹豫不定的思绪被打断,是第二通求救电话。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接,接了后马上想着放下,可是自己却硬是要自己听下去[……我到站了……我也不知道这是呢,应该不可能是在10,11,12栋,极有可能是在13或者1栋。]
    [怎么判断出来的啊……]极有可能在13栋吗,那么可能是离自己这里最近,也有可能里自己这里最远……

    一想到电话里的看守可能坐上了会穿越平行空间的诡异列车,头皮就发麻。
    一想到那个奇怪的列车可能还在南波,一想到自己身处的13栋内可能有如月车站。
    周围越是寂静,脑子里越是嘈杂。

    [……我知道了……我会叫小一去找你的……你注意手机省电……再见……]颤抖着组织出句子,放下电话前传过来[什么,你是看守吗,难道你是犯——]
    挂断了。

    ……怎么办。
   
    好安静啊。

   

    ……[小一……]声音颤抖,控制不住音量。
    [……十五号,这么晚又越狱吗?!!!快点给我回去,别给我添麻烦——]
    [小一……刚刚四栋的主任……打来电话……说电车可能停在了13栋。]放松心态,没什么好怕的,这种事情不可信的。只是南波列车出了些故障。一定是这样吧。
    [好好说话!!四栋主任——四樱那家伙吗?这么晚了坐电车……停在13栋?我可不知道监狱电车出了什么故障。那么,你来叫我做什么,这些事是你关心的么?]
    [去……救他……。]不用怕。
    [我去救他?不要,太麻烦了,还这么晚。你一个犯人也不用管这么多,他不是小孩……]
    [求求你了,去救他!!他可能……停在了如月车站……平行空间……什么的……可能会失踪……我答应了他会帮助他的……所以……小一……我会乖乖会监狱……]
   
    什么也不用多说了。到头来不也还是相信了。

    [求你了……]

    [……一个犯人居然会为别栋的看守着想。你快点给我回去,这件事不用你操心。我不知道你说的那个如月车站是什么东西,我也觉得那家伙不傻也没那么无聊会给你打电话说那种事,更不觉得这个时间了谁会和谁敢冒充主任打到十三栋的电话来。我当然不相信什么传说,我会去车站找他的,实在不行我会摆脱三鹤。安心了吧,你可以回去了吧。]

    [拜托你了,小一……]
    [知道了,你很烦诶。]

   

    希望他没事。

[联戏]灵魂互换

#和名朋53号梁联戏
#剧组题目
#私心和梁换
#只写擅长的不够刺激嘛
#目测ooc
#控戏严重……

    早晨醒来睁眼前心里有一阵没由来的不自在。睁眼时就超想抓个人问问这儿是啥地儿。

    ……这里不是十三监的看守室啊?难道自己不应该是在昨晚偷偷逃狱出来舒舒服服躺在看守室床上盖着被子陪着小九一起在春梦[划掉]美好的梦中醒来的吗?
 
    坐了起来。感到似乎有很长很顺的头发长在自己的头上……?
    脖子和手腕,好像很轻。一低头发现整个身上都没有枷锁。两缕鬓发顺着动作垂到眼前——墨色的直长发,发尾并不端带任何红色。以及纯红色的上衣下裤。体重好像重了些……身体好些长了些……?
    [我是谁。]
    ?????这个身体是谁?
    !!!!!!!——
    「小一————」想尝试呼叫个可靠的熟人询问情况,却发现这个声音也不是自己的……但是又好像比较接近自己的声音……但是又很细……???

    喂喂。
    起身想去找面镜子看看,不料迎面却碰上了——一个看守——
    ……「我记得你是……」
    「2号,你怎么在这……该不会,你小子……?没想到你也……」对面的看守突然一脸阴沉。
    「2号?我是2号?」
    这是什么新玩笑吗?完了,自己不知道啊……
    「不——你是在锻炼所以才在这里过夜的吧。快点给我回去。」看守的声音里大概有些不易被注意到的颤抖。

    啊。对了
    「……你是输给小一的那一个……」
    「…………哈??!!!!!」

——「插入op……[bushi
   
    反射弧超长的某位不清楚情况的自己终于想起了面前这位正是五监主任悟空猿门。输给小一的那位。不过他看上去好像非常厌恶被这样叫吧……果然迎面而来的是一阵大吼大叫「2号!今天你是怎么了!睡糊涂了吗!!快点回去监狱反省!还有,我才没输给那个家伙!!!!」这种咬牙切齿却还带着一丝自己强迫自己的信任的感觉,被称为「2号」的自己只好乖乖听话扶着墙移动绝对不属于自己的身体。不料像踩了细高跟鞋似的一个踉跄控制不住这具更高更重的身体,伴随着一身「哇啊」重心不稳往前冲几步,对面的猿门主任尝试去接,则拦住了这个[2号]。「……2号,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要不今天你去休息。」明显变得温柔舒缓些了的语气让自己稍微感叹了一下这个人傻的可爱。换做小一那个家伙,才不管你不舒服,见到你这副模样估计会一个爆栗赏你。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十分奇怪的嗓音应了声好便准备回去监狱——
    「喂,你往那走?」
    「往哪走……那当然是13……啊嘞……」

     「……猿……门……主任,哪里有镜子?」
     「……一个大男人要照什么镜子。洗手间不是有么。还有,你刚刚说什么十三……?」
     「……没有。」急匆匆凭着一丝方向感和直觉踏进了五监的监狱。还好能够一眼看见卫生间。急忙跑进去飞快关上门,也不理会门外传来的五监犯人们的疑惑。
 
     ……镜子前站着是一个黑色长发,一袭清爽凛然红衣,牡丹色眼眸的……人。眉间偏上有三粒红点,还有玫粉色眼影。耳上有奇怪的绿色吊坠。噢。近距离观察原来这个人长这样。动了动本该有枷锁的手,镜子里的那个人也动了动。张了张嘴,镜子里也张了嘴。头转来转去,眼睛当然不会变色。

     ……这个人,好像是上次Rock叫过去吃桃包的……叫什么……梁……?

     「为什么我的身体是这个人渣的身体?!!」「为什么我头顶上贴着这个黄色的东西?!!」「你敢摘下来试试?!!!」「……那现在这个样子……嗷……」「你不是药剂师吗,你告诉我该怎么办?……梁可能也是这个情况,梁!你出来……」

    「咚咚咚」是敲门声。一下子十分慌张地转过身「是,请进!!」「……这是什么情况……我进来了哦……」推门而入的是有着别扭声音的0571号。

    「……啊……」超尴尬。
    「……那个……我可能跟梁……不是……我是十三监十三房的十五号……我可能和……梁……0502号换了身体……之类的?」尝试用这个陌生的嗓子组织些音节出来,总算拼成了一句完整的能介绍清楚的文字。「……15号么,居然跟梁换了……这可真是不可思议。……你不要用那种眼神盯着我,你以为我想跟这个人渣身体换么。」面前的这个[0571]号这样说道。「那……我……梁应该就是在十三房了吧……我回去找他……这也有可能是Niko的新病吧……」尽量还是不要惹到五监的人比较好,特别是那个主任,毕竟不是自己擅长应对的类型。小一也不要知道就最好了……「那家伙的病么。呵呵。那么你就快点回去找到梁,然后去医务室想办法把我们治好吧。」估计这个人是0558号吧。这种命令人的冷淡语气稍微有点不是特别舒服呢……嘛,无所谓了。听了他们的话小心准备出监狱回十三房,开锁的时候倒是被这两个人好好观察了一番。

    出门的一瞬间却碰到了猿门主任。
    「……2号……你……」

    好啦,这个人想太多了。自己解释清楚了之后他还持怀疑态度。「你也发现我很怪不是吗,这说明我不是0502号,不放心的话就陪我一同到十三房去看看吧。」
    「啧,小一那家伙的犯人怎么都有这样的怪病,天天都要出些乱子。快点走,我还有工作。我去叫猪里临时值个班。」
 
     ……好的,差不多搞定了五监。

   
    「喂猪里……」
    这个猪里散发出来的气场完全不一样……远远地都能感觉到庞大的威懾力和惊人的气场。那副镇静平淡的面庞配上那种硕大却有些肥的身材和衣物有些抢眼的黄色,格格不入。而这种感觉——「……大哥?不……啊,也有可能。不会吧,猪里你小子,和大哥互换了身体啊。」
    「大哥是……悟空猿鬼……?」自己的声音稍稍颤了一下,但是很快恢复正常。现在没什么好怕的……「哈,大哥的话就算了,这个其实是十三房的犯人的一种病……」趁着猿门解释的空隙,自己决定先回十三房再说。没空听这人说话啊。这样的身体自己真的超级不适应,加上有些令人发慌的空虚和轻盈感当然是想着尽快回到监狱找到梁换回身体。也不顾自己走后身后人传来的叫声,自己拼着快速移动这个身体寻找着有些模糊记忆的路线。

    自己的性格真的特别阴暗啊。这个叫梁的人一定是和自己完全相反的性格吧。印象中的这个中国的囚犯,就是十分强,却败给了rock,表扬了小白做的中国料理……之类的吧。

    在梁看来,自己又是什么样的人啊?对彼此的了解和交集也是少得屈指可数吧……估计会觉得自己是个怪物吧。完了……会不会想要尝试弄碎那个枷锁啊……elf那家伙不会操纵他吧……喂喂喂喂事情大了啊!!!!到底是为什么两个几乎只是见过的关系的人会互换身体啊!!Niko的这个怪病是通过什么的传染的啊……
    一边想着,一边加快脚步。稍微可以熟练运用这副身体了呢。

    「——小一——!」
    大口大口大口大口喘着粗气,浑身接近瘫痪,腿软到凭借最后一丝力气赶到十三监喊出了双六一——十三监看守的名字。实在撑不住了[啪嗒]一下瘫软倒地。「呼——啊!!!!」
    总算是赶回来了。身体交换某种方面来讲真是够方便啊。这么长的距离。当然,没有任何益处就是了。

    「哈?!十五号你这小子——总算回来了啊??!快点带上2号去医务室!!」
  
    「——噗——」
    对着自己大吼大叫的这个人一副凶狠的猩猩相,外貌却是极其可爱的黄毛洛丽塔制服正太。跟自己的弟弟双六仁志换了吗。Niko的这个病厉害了呢,谁都可以尝一下生怪病的滋味……居然稍微有些平衡感呢……不不不这不是重点——「小一,梁呢?」
     「你们很熟吗?真是……他比你乖多了,好好待在监狱里呢。另外。估计现在整个监狱都乱透了吧……二十五号那家伙。」

      ……我跟他不熟,我能怎么办,我也很绝望。

   
    「啊,十五号君吗?」

    面前的正是2号囚犯梁。看着他略显纤细和礼仪的声音态度配上自己那一副阴暗怪异角色的脸和五个黑漆漆的枷锁,感叹了一下原来自己长这个样子啊……咳咳咳这不是重点。于是便叫上这个看上去特别乖巧有礼貌的家伙以及Niko这个肇事者去医务室。Niko也表示他很绝望啊,这种病症真的是第一次。顺便——他的身体和uno换了。实在是特别的别扭啊……uno那家伙也是又够烦的,不停地说贪吃好色的老头混混特别困扰什么的,以及Rock粗壮的声线和uno的声音混在一起待在uno的身体里……不过他们四个人好像和梁也是有说有笑的。然后,自己看见了那位梁还是忍不住笑了一下。

    ……啊。这个人的微笑,真是……好看呢……没有恶意的,光是像自己这种阴暗的旁人看着都觉得那是一种特别干净的善意的微笑啊。

    自己到底是有多么的不中用。哎。

    「Jyugo君,怎么了?」
    对方关切地询问,自己摇摇头小声说没事,走吧快点去医务室吧。

    医务室。
    来医务室的人也能勉强找到些正在喧闹的熟面孔:除了自己房的四个人加上梁以外,小一,双六仁志,星太郎和大和,武藏,四樱犬士郎,雉主任,特别烦的两个[美男子]……五监的人们一上来就跑到自己身体那里询问梁的情况,顺便告诫了自己不要对梁的身体以及用他的身体做些什么……没那个闲心好吗……哎。乱哄哄的一片,也忘记了是谁大嗓门高吼了一句「病源的根头在这里!!!让他先去诊断!!!」「啊——————」十分嘈杂的声音惹得人心烦,快步拉着并没有显露出明显的厌烦的梁穿过极其拥挤的人群,后面的三个人大概是跟着。[为什么十三监十三房所有人要先去诊断啊?]
    这个么……不知道。快点结束最好。哪怕一分一秒,都不想再待在这个跟自己天壤地别的家伙的身体了。快点做回那个阴暗沉重的自己就好。

    快点做回那个除了越狱以外一无是处毫无个性内心空洞令人厌恶的十五号就好。


    这个病症其实是[传染给自己所在的最大封闭范围内所在人群与最近一段时期内有近距离接触过的他人互换意识一段不固定时间]的疾病,跟饰医生互换意识了的翁医生说可以当做是[互换灵魂]一样的病症。……发生期间会比较困扰,各种不适应等等。现在应该会慢慢得恢复正常。
    的确,这段谈话和诊断期内医务室门外的犯人和看守越来越减少。

    「……可是,我和Jyugo君最近一段时间也没有过太多的交集啊……」
    就是啊,我们不熟啊??
    「……这个病十分复杂……老实说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特殊的情况……还好我今天上午一直在赶时间制药……一会病大家的病会自动愈合的……得赶紧给Niko吃药啊……骚乱太大了……希望没有波及到狱长吧……哎……至于你们……咳咳。」
     咳,咳咳?什么情况啊??他那么优秀的人为什么会跟自己互换灵魂啊。。

     「……也许是在平行世界的你们两个人之间有什么交集而波及到了这边吧……当然只是一个猜测……也可能是其他的情况……」比如越狱时路过五监接触到了梁??最近是真的没有见过他也没有说过话。呵,呵呵,平行世界么……
    「原来如此……」而梁却是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这个说法还真是有趣呢,Jyugo君,那么请多指教啦?希望我的狱友和主任已经身体没有给你带来不便!」带来了超多不便了,谢谢。「老实说我也不太相信呢……不过,你的狱友和十三监全都很有趣哦,其实我还是挺高兴的。……你怎么了,没事吧?是不舒服吗……?」
    ……你的狱友和五监没什么有趣的呢。你高兴我可是一点都不高兴呢。我怎么了,我没事,互换灵魂毕竟会不太适应对吧,呵,呵呵……

    如医生所说,很快所有人都回归到了自己的身体里,一阵巨大的骚动后回到了正常的状态。避免了那些灾难,终于回到自己那副有着沉重枷锁的身体里去了……安心的同时却夹杂着一些奇怪的情绪,「我可以和那个人成为好朋友吧」的情绪……那是不可能的。他那样优秀强大的人会跟自己互换灵魂也不过就是哪里出了点差错吧,毕竟是病嘛。平行世界什么的……一个医生也真是敢说这种话啦,哈哈。

    ……我讨厌那个家伙么。
    ……我,我怎么知道啊……

   「那个,Jyugo君!」
   「……怎么了?」杂乱的思绪被打断,愣了一下。
   「……非常抱歉!!」
   「啊……怎么了……」
   「互换灵魂的这段时期,一定是给你带来了诸多不便!十分抱歉……我如果有什么说话自大的地方,也表示十分抱歉。另外,Jyugo君还要加强锻炼哦!早上早点起来跟大和一起出去晨跑也是不错的……」
    ……
    「Jyugo君,其实是一个很善良的人啊……关于Jyugo的事情我不会再多问了哦。」
    「……Jyugo君的话,做你自己就好……」
    「你不要再说了。」
    你不要再说了,你不要再说了,不要了……
    「我先回去……」

    回到了十三房。按捺不住还是问了问uno梁和他们有没有说过什么。而uno只是笑着告诉他说梁说jyugo君会开锁特别厉害呢,不过果然还是要加强锻炼啊,希望他在自己的身体里可以不要被狱友欺负了或者被主任打了……之类的,一点也没有问关于你这个锁和你会变色的眼睛的问题哦。Niko特别高兴地告诉Jyugo梁特别温柔,很好聊天,Rock只是问Jyugo下次还可不可以请梁一起去玩。

    啊啊,我果然会被抛弃。对比起来的话果然——
    「你这个死脑筋,怎么就不能换个想法。」突然额头被uno这人敲了一下,稍微抱怨了几下又安静了下来。怎么换角度去想啊……真是。
    「从某种方面来讲,又是有进步了呢。说明Jyugo你也想做个温柔的人吧,哈哈。」

    「什么啊……」
    「你嫉妒梁啊。」

    「!没,没有……」
    「没事啦!反正Jyugo的脑子也不会做些什么出格的事情。反而更好哦!向着梁那样的人努力试试?阴暗的性格加上待人温柔,其实是非常可爱的反差萌啦!」

     ……什么啊。

    笑了一下,舒了一口气。

   「真是的……关键时刻还是要你来说才有用吗。」
   自己只是想成为梁那样温柔的人而已啊。
   感受到了被温柔以待的感觉,所以也想着去温柔对待他人啊,也想因为这样的人啊。

    真是……性格这个样子的自己居然会有这种想法。

    「喂喂,你怎么眼睛红了?」

    ……才没有。
   习惯了[是个空壳]、[性格阴暗]、[除了越狱什么也不会]这样的自己,这样被定义的自己,习惯了一个人的恐惧,总想着一些看上去很无聊的理由而活着,只是去跟随着他人去附和着而没有自己确确实实想要的东西。接受了[试验品]、[不是人]这样的别人给自己的设定,却忘记了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自己还有个人的心。人的心被温柔以待过,被温柔感染过,像这样阴暗的自己偶尔也会想着去温柔对待他人呢。然而却曲解了这份[欲望]、[想要做些什么去实现]的心情,对自己施以了枷锁,还真是自以为是啦。

    说了这么一大堆话,也超级自以为是的……

    咳咳……

   「Uno……」
   「怎么啦?」

   ……告诉我,该怎么做。

   阴暗和温柔一定可以兼得的啦……

   END

我发现我之前写的那个cosplay的文有好多bug。
诸位 我选择弃坑
开新坑